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栏互联网经济国内资讯

三大信号透露出:“36%”的普惠金融时代,将渐行渐远

专栏互联网经济国内资讯

三大信号透露出:“36%”的普惠金融时代,将渐行渐远

本文共3038字,预计阅读时间113

最近,金融科技风控所依仗的“大数据”,大有只剩下“大”的趋势。

相关部门对大数据机构的雷霆出击,让很多人始料不及,但若将时间拉长去看,2019年严厉打击的714高炮、套路贷、暴力催收以及正在进行数据整治潮,都是2017年现金贷监管的延续和深入,而“现金贷”最大的问题就是利率畸高。

2017年12月至今的现金贷整治,由浅入深:从单一的禁止到对放贷端、贷后催收端、数据供应端中违法违规行为的多维度打击;同时,也打开了“泄洪”的口子,比如鼓励消费金融和网络小额贷款差异化监管以及网贷入征信,这些动作都透露出一个信号:开正门,堵偏门。

如果将这个信号具化,读懂新金融认为是:“36%”的普惠金融将渐行渐远;将,且正在。

01. 三大信号

2019年9月的金融科技圈热闹非凡。

一方面作为金融科技排头兵的网贷平台,终于可以入央行征信了。《关于加强P2P网贷领域征信体系建设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指出:支持在营 P2P 网贷机构接入征信系统;持续开展对已退出经营的 P2P 网贷机构相关恶意逃废债行为的打击;加大对网贷领域失信人的惩戒力度。

另一方面,针对互联网小贷公司的规范与发展,中国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表示,已计划对网络小额贷款实施差异化监管,目前正在研究制定全国统一的网络小额贷款监管制度和经营规则,将提高准入门槛,引入分级管理模式,以推动网络小额贷款从业机构扶优限劣、规范发展。

最后,是持续至今的数据整治潮,摩羯科技、新颜科技、公信宝等平台相继被查,金融科技领域人心惶惶。

而在数据整治潮前,现金贷中不合规、不合法的资金方、714高炮、套路贷、催收机构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故而,也有人戏称:监狱里的人已经可以搭建一条完整的放贷链条了。

这个链条,是一个见不得光的链条,在行业初兴的时候,这个链条或许可以成长一段时间,就像肿瘤初期也可以在人的身上成长一样,但如果不尽快剪除,最终会拖死整个行业。在打击“肿瘤”中游、下游的时候,对于源头——数据端自然也不能放过。

02. 当大数据只剩下“大”......

近期的数据整治潮,导致了一个结果,金融科技的基础“大数据”只剩下了“大”,数据还在,但无论是数据供应商还是数据使用者或者说购买者,都已对数据一词噤若寒蝉。

“影响?还好...”当谈及数据供应商被查之后的影响时,多个持牌金融机构、金融科技公司给了读懂新金融极为相似的回复。

在一家尚能访问的数据机构官网上,其曾经放在首页的“合作伙伴”一栏已经消失,而之前这个栏目里包括诸多知名企业,非持牌的、持牌的,甚至银行(在此就不一一点名了)。

为什么它们都需要来自于“灰色地带”的大数据?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客群。

当下只要具备“数据、流量、用户、场景、资金、牌照”中一个或多个因素的企业,都不同程度涉及放贷业务;如银行、持牌消费金融公司,虽然可以在放贷前查询用户征信,但是优质客户就那么多,在业务扩张时,他们都要面临和非持牌的金融科技公司同样的选择:客群下沉。

下沉之后的一个结果就是:很多客户的征信可能就是一片空白,没有足够数据,什么贷前反欺诈、什么贷中动态监测都是无根之水;就算有征信数据又能怎样呢?这部分下沉之后的用户,是仅靠征信就可以制约、评估的吗?此时“灰色数据”的价值凸显,能查征信的持牌机构尚且如此,更何况非持牌的金融科技公司。

但是,客户无限下沉之后的结果是什么?崩盘,就如美国次贷危机一般。

当下,以消费金融为主的次贷之所以没有爆发危机,核心的原因就是单个贷款金额小,行业总容量小,不足以引发整个系统的危机,但是随着市场的开拓,单个用户负债越来越高,用户量越来越大,整个小额信贷市场在不断膨胀,这导致次贷引发的社会矛盾越来越大,诸如714高炮、套路贷随处可见,这些是“现金贷”问题的延续和升级。

如果次贷问题无限积累、膨胀,一定会爆发危机,这就是为什么现金贷的监管如此旷日持久且愈演愈烈。

对于有查询征信和数据自获取能力的平台,这一轮数据整治潮后,直接的一个结果就是用户客群上移,缩减市场规模。

而科技能力差、没有征信查询资格的杂牌军将面临一轮洗牌,是洗牌不是疯狂。

03. 36%的时代会渐行渐远吗?

这场旷日持久的现金贷整治中,监管层没有从单纯地一刀切转变为疏堵结合,在整治数据端、放贷端、催收端的乱象时,也增加了供给:如网贷入征信,如鼓励小额信贷发展。

网贷入征信,完善了网贷行业整体的风控缺失,让这个行业越来越像金融机构;而鼓励小额信贷的发展,让很多非持牌金融科技公司看到了申请网络小贷牌照的希望。

不过,“疏”是有前提的,就是业务运营必须符合法律法规要求,要在监管之下。比如网贷入征信最重要的一个前提就是利率要在24%之下。另外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在法院的裁判文书中,无论是对于银行还是其他持牌非银机构,都不支持24%以上的利息诉求。

在《新金融利率悲歌》系列文章中读懂新金融详细讨论过利率问题:民间借贷中,24%是黄线、36%是红线,而持牌金融机构的红线就是24%,当下的金融科技公司则多以客户下沉的策略开拓市场,利率多越过黄线,止步红线。

2017年,现金贷一刀切之后,读懂新金融曾与一位出身Capital one的风控机构高管讨论过利率问题,该高管得出的结论是:利率36%多数平台都没法做,更何况24%?

但是,不得不承认:36%是当下,24%才是未来;虽然现在或是很长一段时间之后的未来,多数企业依然会以36%为红线执业。

“如果36%都不让做了,这不是让那些714高炮在民间横行吗?”这个观点,一定有很多人心中默默念。企业能不能做和监管需不需要企业做,是两个问题。更何况,监管已经透露出对网络小贷的鼓励信号,现在的企业不能做,未来自然有其他企业会替你做,这就是开正门,堵偏门的效果。

行业好的时候,比谁冲的快,行业不好的时候,比如谁跑得快,现在是应该冲的时候;冲的方向不是业务量,而是正规化。

04. 数据供给应加大

无论是过去的四倍央行基准利率,还是现在24%、36%,都说明一点:利率市场化绝不是利率无序化更不是利率无限化。

现在的监管对现金贷的多维度打击,要实现的目的就是:不以无限提高利率的方式做普惠金融,甚至不以超过24%的方式,让持牌机构做普惠金融。读懂新金融相信,此时国家也已经意识到一点:普惠金融,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有资格享受金融机构的金融服务,起码那些老赖没资格,但是那些介于老赖和优质人群中间的客群呢?

金融是经营风险的行业,所谓的人力成本、资金成本等等归根结底都是风险成本,多数企业不能以银行的成本拿资金,核心原因不只没有牌照,更是其风险成本远远高于银行。

对于没有抵押物的下沉客群,没有足够的数据,风险很难把控;这会导致各类放贷机构的风险成本上升,过去诸如“这个市场36%没法做、24%没法做”之类的言论,归根结底就是风险成本太高。

读懂新金融认为,数据灰产的崛起,核心还是旺盛的需求端所催生的,普惠金融不应该服务“老赖”,但必须有能力识别“老赖”、识别风险,只有实现识别,才能在利率管控之下,让普惠金融最大化实现;这个过程中数据的多元化供给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环,征信数据的供给是一个好的方向,但仅仅是征信数据,还远远不够。

本文系极速3分彩官网专栏作者读懂新金融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极速3分彩官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读懂新金融未央青年

30
总文章数

TA还没写个人介绍。。。

爬虫服务全面暂停,金融机构如何应对?

温泉 11小时前

新经济「刮骨疗毒」

洪偌馨 1天前

吸引38家金融机构入驻 北京金控旗下小微金服平台完成企业融资近1500万

胡艳明 1天前

银联入局刷脸支付 用户黏性待考

孟凡霞 马嫡... 1天前

对助贷行为的监管更待何时?

李庚南 2天前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